本部落公告
台北愛樂暨梅哲音樂文化館,歡迎記者會、講座、商品發表會、藝文活動等 租借舉辦,詳情請參考部落格中--梅哲音樂文化館《場地租借》內文。            http://tspo.pixnet.net/blog/post/10781103

目前日期文章:200903 (6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愛雷克音樂節Logo_small.jpg

純粹是種絕對的堅持。
混搭成為另類新時尚。
柴可夫斯基 碰上 電氣節拍
現代探戈 尬飆 草根藍調
龐克三和弦 描繪出 皇帝四重奏 的輪廓

愛樂實驗音樂新品種
解放固有感官疲乏
刺激你的視聽覺極限

ts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夏日午後聽風的歌,冰過的啤酒與剛做好的三明治,
收音機裡的棒球轉播穿過老唱片的古典樂裡遙遙聽見,
他坐在煙燻成深棕色的沙發,煙點燃著,
一起埋入和村上先生對面喫茶的想望。

20095.6室內樂村上喫茶 


一年一度的室內樂集又要開始囉 !
配合台北愛樂管弦樂團六月19日在國家音樂廳的【極端村上春樹】大型音樂會

ts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極端村上春樹主視覺01.jpg

用音符跟隨尋羊的冒險腳步,踏入挪威森林中一探究竟,
讓音符刻劃村上春樹文字中的古典樂曲,重溫三十年來的特殊魅力。

日本文壇超人氣作家「村上春樹」數本膾炙人口的小說包括「聽風的歌」、「挪威的森林」等,在在影響台灣的文藝青年。繼交響情人夢後,今年6月19日台北愛樂即將再度完成書迷的夢想,帶來故事中所提及的眾多經典管弦樂曲, 藉由音樂的感染,深刻體驗村上所編織的畫面,讓交織的音樂及文字,帶領書迷及樂迷一同走入村上獨樹一格的文字世界。

本次的音樂會也獲得村上本人的回應,表達對台北愛樂的感謝。村上特別的文字世界,不但席捲東亞,英國國家廣播公司BBC亦曾為其製作專題,探討其筆下奇異又不陌生的日本人。音樂在村上的小說中,也扮演重要的角色;除了爵士樂之外,古典音樂也充滿其筆下。更有專書探討「村上先生的愛樂電台」,本次台北愛樂將繼嘗試交響情人夢以及動漫音樂會之外,再度結合大眾文學與古典音樂,以音樂來訴說村上筆下雋永悠遠的細膩情感。

節目名稱:極端村上春樹 之夜

時間/地點:2009年6月19日 (星期五) 7:30pm  @ 國家音樂廳

ts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6) 人氣()

DSCF0194.JPG DSCF0195.JPG

 


ts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中國時報    A11/文化新聞           2009/03/11

金庸贈字「知音不必相識」 《神雕俠侶》交響曲 盡是兒女情長

【林采韻/台北報導】
  一首曲子花了近廿年才生出來,黃輔棠(見右圖,台北愛樂管絃樂團提供)譜曲的過程猶如練功,反正他創作的樂曲是《神雕俠侶》交響曲。他以金庸的這部武俠小說作為譜曲素材,但是他的音符寫的不是降龍十八掌、獨孤求敗的劍法,而是小龍女和楊過的愛情。
  《神雕俠侶》交響曲是黃輔棠在一九九二年發表的作品。十四日台北愛樂管絃樂團舉辦的白色情人節音樂會,將演出這曲子,讓他回想起多年前的創作故事。
  黃輔棠一九七六年他在俄亥俄攻讀碩士時,借得一套《神雕俠侶》,沒想到這一讀不可自拔。他當時決定,有一天要為這部小說譜曲。
  他說,被《神雕俠侶》吸引,令他驚豔的不是書裡的各式功夫,而是兒女情長。「我從來不看《神雕俠侶》連續劇,我有我自己對小龍女和楊過的想像,觀眾在我的作品中聽不到潘迎紫或孟飛。」
  《神雕俠侶》分為八個樂章。第二樂章「古墓師徒」以木管與絃樂器的震音描繪小龍女教楊過空手抓麻雀。第四樂章「黯然銷魂」呈現楊過思念小龍女,「這個樂章採用六個降記號的降e小調,本來就夠黯淡,到主題再現時,所有樂器都加上弱音器,黯淡變成慘淡。」
  樂曲中小說裡的人物小龍女、楊過、郭襄均擁有屬於自己的主題旋律。「廣東話有九個音,每個音大都可以對照音樂上的七個音,我就把小龍女、楊過用廣東話發音,即能聯想到旋律。」
  交響曲從一九七六年構思至九二年完成,過程中黃輔棠最歡喜的莫過於得到金庸支持。一九八七年樂曲還在醞釀時,金庸贈他「知音不必相識」的字,一九九七年交響曲在
香港演出,金庸全家親臨現場。

ts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  

阿鏜.jpg

中國時報    E4/人間副刊           2009/03/03

金庸武俠與交響樂

【阿鏜】
  1976年,我正在美國讀音樂研究所。偶然讀到金庸的武俠小說「神鵰俠侶」,當即被迷住。一邊讀,一邊暗暗立下心願:有生之年,一定要為這部小說寫一部交響樂!
  為達成此心願,研究所畢業後,先後拜張己任、盧炎、林聲翕三位為師,苦學苦練最根基性的作曲技法,為「神鵰俠侶交響樂」的寫作做準備。
  1987年,鐘麗慧小姐先斬後奏,託應鳳凰小姐向金庸為我求字。金庸在「神鵰俠侶」一書扉頁,贈我「知音不必相識」六個字。
  收到此題贈時,我剛好已完成了「神交」八個樂章標題、素材、曲式之構思,並已能寫出合格的四聲部賦格曲,於是,乘著那股感激莫名之情,在極其繁忙的俗務之餘,一口氣寫出長達60多分鐘,共分八個樂章的初稿。
  經歷了試奏──修改,首演──修改的漫長過程,1997年1
1月31日,香港小交響樂團在香港首演「神鵰俠侶交響樂」。金庸先生全家都來觀賞。音樂會前,金庸又題贈我「俠之大者交響樂會」八個字。

tsp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